A$hley

立派相声仙女三池艾艾|刀剑乱舞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fgo迦周|立志成为迦周厨的财木琢磨圈外女友是也

[博晴]和草物语(现代ABO)5

更新日常搬运。博雅你再这样不开窍下去你会失去我这个阿妈!(谁稀罕)

音玉沧🍰:

5


当夏日渐浓,林荫之中有蝉鸣回荡,枝叶被烈阳胶着成永恒,晴明对源博雅的爱慕之心逐渐升起时,小镇里出现了一些晴明不太熟悉的面孔。


他在这里住得不算很久,且平日里很少和邻里打交道,要说认识的人,也就是一些常客和来送材料的食材店老板。对于最近这些面孔——这些在外地工作,终于得了闲能回趟老家的面孔,着实是记不住。


但是他还是暗暗想着要记下,几个也好,毕竟那些人是源博雅过去的同学。


他的爱慕悄无声息,会融在端过去的一杯热茶里,会撒在精美可人的和菓子上,会像夏天炎热里最及时的一阵凉风,舒服却又不可察觉。


这是晴明特有的爱情表现。又或者说,他现在还没有勇气将他的爱意表现出来。


这也不怪他会害怕。毕竟这也算是他的初恋。


这种感情来得突然,他自己也是消化了很久才接受自己喜欢源博雅这个事实的。起初难以置信,随后再想到源博雅那张灿烂如阳的笑颜就会忍不住想要勾起嘴角偷偷地笑。


他也觉得自己这样挺没出息的,但爱情来得就像潮水,说要淹了高楼大厦就绝不含糊。


他偷偷喜欢着这个人,然后偷偷地去关注他的一切。源博雅和他的老同学们谈笑风生时,会卸下所有的压力,笑起来就好像他还是当年那个他所不知道的高中学生;源博雅喜欢吃他做的羊羹,喜欢配上一杯乌龙茶,但是和朋友一起时却喜欢要烧菓子,比如馒头;源博雅在心不在焉时会不经意地挠挠后脑勺,源博雅在心里有什么事情盘算的时候会轻轻抚弄桌角……这些晴明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不过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源博雅既然是和老同学见面聊天,为什么不去居酒屋喝上一杯,反要到他的小和菓子屋来坐一下午?他以为只有女孩子才会选择下午茶。


他是不介意的——不介意多看源博雅几眼。他会亲自把点心和茶端过去,漂亮地摆放在他们面前,然后送上一个温柔的笑容。


“请慢用。”他会这样说,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看似不经意地扫过源博雅的脸庞。


“老板!”坐在源博雅对面的男人开口叫住晴明,见晴明回过头看向他,便挠了挠脸颊呃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这……这个烧菓子很好吃,叫什么名字?”


晴明看了看他面前的点心,浅浅笑道:“没有名字的,是我原创的……客人可还满意?”


“满……满意。”男人见他笑起来眼角唇角弯如新月,青碧眼眸轻垂含水,无比可人,“很好吃……”


“没错没错,没想到老板你这么年轻,手艺却这么好啊!”另外一个人附和道,趁机伸出手想要去搭晴明的肩膀,却被源博雅半路悄无声息地挡住。


“您谬赞了。”晴明垂首含笑,谦虚接受这几个人的夸奖,“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会为各位服务的。”说罢便回到了自己的柜台里,继续迎接新进店的客人。


待晴明走远,那一桌人才窃窃私语讨论开来。


“我说博雅,这小老板什么时候来的镇上?我都没见过他!”


“是啊,对他没什么印象,新来的?”


源博雅白了他们一眼,说道:“是你们太久不回家,镇上瞬息万变你们都没有见证罢了。”


几人点点头,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但这都不重要,他们的中心还是偏在刚刚那位温柔如水的小老板身上。


“长得可真好看,一点也不像个beta,啧啧啧,无死角。”其中一人端详着晴明的侧脸,喃喃道。


另外一人的目光则是描摹着晴明的腰肢手臂,轻声道:“穿了围裙还能显出这么好看的身材,想必里面更好看。”


“得了吧你们!东京没有好看的姑娘吗?倒是跑回这种乡下来赞叹一个大男人好看。”源博雅扳回他们的脸,嘲笑道。


“你别说,东京那边好看的有,可还就真没有这小老板这样气质的。”一人回答道,“男的女的无所谓,反正我们这样的也没机会看到omega,就想找个那种beta结婚过日子。”说罢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晴明,眼神里都带了些许色欲。


源博雅“呿”了一声,不以为然。“你们也不嫌结婚麻烦。”


“这你就不懂了吧军官大人。”坐在源博雅身边的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常年在军队里跑,忙得跟蜜蜂似的,是没空想这些风花雪月的,但是你一旦像我们一样是个工薪族,可就不会拒绝结婚了。”


“怎么说?”源博雅问。他确实在军队里待了很久,没心思想什么风花雪月浪漫事,对结婚的概念也非常模糊。


“你想啊,你辛苦了一整天回来,如果你家里什么也没有,回到家还需要自己把一个黑漆漆的屋子点亮,岂不是会更心累?”那人回答,“如果你结了婚,有了一个伴侣,他如果回来的比你早,那么他一定会给你开好灯等你回来,如果我回去的比他早,那我就可以开好灯等他回来。这可比一个人孤零零地有盼头多了。”


“好像是这么回事。”源博雅点头。


“对吧!”那人继续道,“所以啊,谁不想和那种温柔漂亮的beta结为伴侣啊?”


于是众人的目光再次投向晴明,见他修长雪白的手指轻盈地移动着橱柜里的和菓子,都不禁吞了口津液。


“不知道他有没有伴侣,没有的话我可得争取一下。”有人喃喃道。


“别抢先,我也要!”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小声争论,唯独源博雅望着晴明发呆。


回家的盼头吗?如果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认为他只有能和妹妹神乐一直相依为命就可以了,他们的亲情之间容不下任何其他外来感情,但如果……如果是晴明能在他的家里等候他,或者他在家里等候晴明……那似乎也不错?


源博雅几乎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赶忙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和这帮人岔开话题,讨论说笑起别的事情来。


但是心里还是很不安——听到这些人对晴明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兴趣,他很不安。


为什么要不安?是因为他重视晴明,怕晴明会因此陷入尴尬?还是其他?


自从那天他探望晴明回来后,晴明垂首浅笑的身影就在他的心里脑海里挥之不去,甚至说越刻越深。他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向来迟钝,不太能分辨自己的感情。


他明明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却对他无比上心。源博雅注意到晴明笑起来时眼角弯弯,他本就睫毛纤长,眼角微弯就显得睫毛异常好看;晴明似乎很喜欢兔子,他做的原创点心大多数都说是雪兔子形状;晴明比起乌龙茶,更喜欢绿茶,他捧着一杯绿茶坐在柜台里面的时候会看向窗外,整个人幽静悠远得仿佛隔世之仙……他注意到了晴明的很多,当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注视着他。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这位小老板的了。反应过来时会觉得这样很不礼貌,但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关注他。


甚至想要占为己有,把那些他看到的小动作小习惯都占为己有。


就连刚刚晴明在他身边对着他的这群老同学浅浅微笑时,他甚至想把这个人藏起来,不让他笑给别人看。太便宜这帮大老爷们了。


但是他又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这种想法的危险和不妥,于是就只能一直盯着晴明弧度优美的脖颈看,深呼吸调节自己的心态。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不安和焦躁,也没有过这种胸闷的感觉。


看到晴明笑他会跟着开心,看到晴明时不时望着远处出神他会暗暗猜测他在想些什么,看着他在料理室里忙碌的身影他会觉得赏心悦目。


源博雅觉得他在军队待久了,还真是把自己的感情都给程序化了。


直到今天听这帮人聊起结婚的话题——又说到他们对这个温柔又好看的小老板很感兴趣的话题时,他才隐隐约约反应过来。


想要把晴明占为己有,想要一直看着他好看的眼睛,想要陪在他身边,想要保护他,想要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家。


原来这种情感,这种心情……就是人们所说的“风花雪月”。





本来以为五一能写完的,还是我太天真了。


最近烦心事很多,容我产口糖冷静冷静


下一篇放大招了,准备好了吗!

评论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