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的相声仙女三池艾艾|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兼任财木琢磨圈外女友

[半现代paro] 花丸咖啡店 (喵化因素有)

听我说!!!!!!!数珠雪和烛压切好!!!!喵化好!!!!!喵男们好啊好!!!!!!

无盐 微君之顾:

大家好这里是咸了几十万年的无盐。
突发的脑洞,可能会变成长篇。私设极多。诸位就当看个乐吧。
主cp为数珠雪 烛压切 和一药。会有其他cp串场,届时我将在文章前做好警示。
本期烛台切尚未登场(虽然我打了烛压切tag)


那么——出阵x



拥有人身的美好似乎使他们暂时忘记了他们本来的身份。
然而刀剑,从被锻造出的一刻,命运便早已经被决定了。
经历不可避免的死亡,体会造化弄人的苦痛,最终无可逃避的离别。
一切的一切,从一个下着雨的夏夜开始。


第一章
江雪左文字走出公司的时候,已经是连续加班一周之后了。这一周他几乎吃睡都在公司,好歹是完成了那位格外难缠的客户的要求。
虽说算是给公司谈成了一笔大生意,但是毕竟自己资历有限,作为刚入社一年的菜鸟社员,升职加薪是很有点天方夜谭的意味了,不过好歹是给自己挣来了三天的休整假期。大概是上司看着自己满脸青黑的样子有点害怕了;他自己照着镜子也会被自己吓到。况且最近舆论对于过劳死的报道正炒得火热。虽然那篇报道,细读读就会发现里面充斥着时下媒体最喜欢用的夸大其词和耸人听闻,不过江雪还是挺感谢它,毕竟它间接给自己带来了假期——老板似乎不太想让自己的公司因为员工的过劳死而登上报纸首页。那大概是公关的噩梦。
不过眼下既然已经走出了公司,最重要的问题就不是担心自己会在办公桌前长眠不起,而是如何不暴死街头。眼下是凌晨两点,一切平时可以利用的交通工具如今都不见踪影。仅靠两条腿走回家的话,他有希望在家门前迎接今天的日出。
但是现在是夏天,所以真要这样的话,他还得动作快点。


江雪那被上司的咆哮和电脑屏幕的白光搅得一团乱的大脑依稀记得,一周前他离开家上班时,发现平时上班的必经之路突然开始了维修作业。
而且很明显,施工方并没有他那种加班加点又快又好完成任务的觉悟。
江雪看了眼标着“施工中请勿靠近”的围栏,很认真的思考了几秒钟翻围栏进去时可以用来解释自己不是小偷只是一名急着回家的路人的说辞。最后他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上了另一条绕远的路。
加油江雪,你还有在回家路上欣赏日出的希望。
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下雨了。


在这个快节奏、加班成为家常便饭的时代里,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快餐店成为了拯救加班族的希望之光。
不过江雪真的没想到,连咖啡店都可以有24小时营业的。还是家猫咪咖啡店。
这是家从外表看上去不是很大的店子,灯亮着,黄色的灯光暖融融的透出来,在这样的夜晚真的像毛茸茸的猫尾扫过脚踝一样撩拨着人的眼睛,勾引着人进去坐上一会儿。门口的灯牌上写着“花丸咖啡店”几个字。
江雪真的很累了。在他的大脑下达命令之前,他的身体自动行动起来,走上去推开了门。
里面比自己想象得大很多。十几套看起来就很舒服的沙发椅和小圆桌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屋子正中摆着一个巨大的猫爬架,好几团大大小小的毛球团在上面,看起来睡得很香。
理所当然的没有客人。吧台前趴着一个煤竹色短发的男人,看起来也睡着了。
江雪犹豫了一下。他并不想叫醒面前店主模样的人,可是也不想再出去回到外面下着雨的夜晚里。屋子里氤氲着的咖啡的香气并没有让他变得更清醒,反而这种温暖的气息让他这一周积攒的压力都涌了上来,只想窝进一张看起来就很舒服的沙发软椅里,好好的小憩一会。
在他犹豫的当口,一只白色戴着金色项圈的猫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在他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重重地踩上了面前男人的头。
“嗷!鹤丸你……欢迎光临花丸咖啡!”男人惊醒了,正要捉住那只白色的猫兴师问罪,突然看到了站在门口探头进来的江雪,即刻把一脸的怒容转成了笑意,招呼江雪进来。
江雪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如果是在居酒屋的话,这时候他很明显该问一句“还做吗大将?”,寿司屋大体也相似;可咖啡店的话,明显不能这么套用。严重疲惫的大脑阻碍了他的思考;实际上他现在的一半大脑已经躺在沙发椅上拒绝运动了。不过他还在纠结的时候,那只白色的猫已经蹭着他的腿把他推到了一张椅子上坐下,又很快跑走,不一会儿拱着一只长毛的灰色大猫回来了。
灰色的大猫自来熟地跃上了江雪的膝盖。暖融融的重量压在腿上,江雪稍微有点手足无措。他还真的没见过这么亲近人的猫咪。不过眼下他也没有精力感叹。他靠在沙发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猫咪的背毛,陷入了昏昏欲睡状态。
“客人您想喝点什么?看您很疲惫需要休息的样子,我个人是不太推荐您喝咖啡的……”煤竹色头发的店长拿着菜单走到了他旁边。江雪努力让自己清醒地看完菜单,点了一杯猫爪棉花糖巧克力,并确定自己递给店长的是一千日元而不是一万日元。灰色毛发的大猫安静地蜷在他腿上,偶尔抬起爪子扒拉他外衣上的纽扣。
店长端着巧克力和找的零钱快步走了过来。嘱咐他不要给猫喂巧克力后又离开了。江雪抿了口巧克力。牛奶和巧克力的味道融合在一起,甜美得像个梦境。他紧绷了很长时间的神经终于在这种甜美的攻势下土崩瓦解。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靠在沙发上沉入了睡眠。
灰色毛的大猫咪慢慢从他腿上站起来,用不会吵醒江雪的方式走到他头边卧下,头碰着头。
猫咪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莲花香味。
江雪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另一个人在湖边漫步。湖里盛开着莲花。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却发自内心地,感到了少有的平静与安心。

评论(2)

热度(40)

  1. A$hley蜻蛉切的梵字盐 转载了此文字
    听我说!!!!!!!数珠雪和烛压切好!!!!喵化好!!!!!喵男们好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