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相声仙女三池艾艾|刀剑乱舞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fgo迦周|立志成为迦周厨的财木琢磨圈外女友是也

[博晴]同居三十题 13

给你们两个甜给打callll!

音玉沧🍰:

❤刷一下存在感,快要变成咸鱼干儿啦


❤第十三题,一方卧病在床




一方卧病在床


 


或许是受了换季减衣的影响,身体健壮如源博雅也难免着了凉。晴明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最近别太劳累,注意休息,他还是觉得无所谓,该怎么加班还是怎么加班。


于是某个天气明媚的清晨,晴明坐在床边,抬起手中的体温计看了看,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博雅?”他问。


源博雅揉了揉脑袋,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发烧了——时隔多年地。


上一次发烧还是小学的时候淋了一场大雨,此后他身体一向很好,加之平日里锻炼有加,源博雅自诩比自家瘦弱的恋人结实得多,没想到先生病的却是自己。


“今天就请假吧,一次两次也没什么的。”晴明将他的手机递过去,监督着源博雅请了病假,自己也掏出手机给同事打了个电话,请对方帮忙代一堂课。


“你去上课吧,我没事。”源博雅说,“低烧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晴明瞪了他一眼,源博雅便乖乖闭上了嘴,他也知道自家恋人决定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算了就这样吧,他也没力气思考。


“博雅。”晴明微凉的指尖抚上他因发烧而热起来的脸颊,这种温度让他很是舒服。


“嗯?”他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晴明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什么来,博雅半天没等到下文,便微微睁开双眼看向晴明。晴明注意到他的目光,微微笑道:“快点好起来啊。”


说罢便离开卧室去客厅找医药箱。源博雅愣愣地躺在床上,看着晴明急匆匆离开的背影,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总感觉晴明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可能真是因为发烧,脑子都慢下来了。


源博雅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想让有些发热的眼球得到些舒缓。他很久没有生过病了,竟有些忘了应该怎么照顾自己。他就这样闭着眼睛吸气呼气,待到晴明端着一杯水和一板药片回到他床前,他才停止这样的举动。


“你若是难受得厉害,就吃了药赶紧睡。”晴明柔声道,他看得出源博雅眉头间的不舒适,也读得懂源博雅无声的申诉,“睡一觉起来,就好多了。”


“听你的。”源博雅回答道。他坐起身,接过晴明递来的药和水,就着水将几粒胶囊尽数吞下,饮尽杯中的水,长舒了一口气。


晴明见他眼球里布了血丝,不免心疼地皱起眉,道:“睡吧。”


“待会儿你要去大学里吗?”源博雅此时乖乖躺下,问出了像个小孩子才会问的问题,那眼神就好像生怕晴明会丢下他一个人似的。晴明了然于胸,微笑着捏了捏恋人的手心。


“不,我会一直在这里。”他回答,“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一觉醒来。”


只有这种时候,源博雅才会表现出他最深层的不安和期待。平日里那些多数是和自家恋人的小打小闹小情趣,而这时则是内心深处的体现。冰雪聪明如晴明,自然读得懂。他心底暗叹了一口气,心想博雅这样问,也终究是因为大学时他太过冷落博雅了。


不过那时源博雅对晴明的攻势极猛——自从他了然了自己的心意开始,他对晴明的追求就一直势如山洪。纵是晴明也没能招架得住,他那时还没有敢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对于博雅的追求也是能躲则躲。他知道拖着对两方都不好,但又狠不下心和博雅彻底断交,犹豫多日也没能有个结果。源博雅对晴明的爱慕之心是只增不减,晴明对博雅的态度则是能避就避。可原本就是这样尴尬的处境,也没能阻止他们二人走到一起。


至于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晴明淘着大米的手微微顿了顿,心想怎么又想起那些陈年旧事了。他在给源博雅熬粥,生了病的人难免胃口不佳,做些清淡的米粥小菜反而更能让他吃下去。


他盖上锅盖,将火调小。接下来只需要等等就好。晴明坐在餐厅里,看着锅的同时还回去卧室里看看源博雅的情况,生怕他再起热。所幸源博雅是个身体强健的,药吃过后烧就一路直降,现在睡得安稳,状态很好。


源博雅一觉醒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恰巧晴明推门进来,见他醒了,还这么精神,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回肚子里。“睡饱了?”晴明问。


源博雅笑了两声,说道:“睡饱了,还做了个不错的梦。”


“生病的人哪来的精力做梦,我看你就是睡少了。”晴明打趣道,“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来。”说罢去将熬好了的白米粥和腌萝卜端来,热气腾腾的白粥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


“你做的啊?”源博雅接过碗,嗅着白粥的香气,心里都泛着暖意。


晴明点点头,提醒道:“小心烫。”


源博雅本已经舀了一勺粥递到自己嘴边了,听晴明这么说,便将勺子放了回去,嘴角一咧说道:“我生病了,要晴明喂给我吃!”


“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晴明皱着眉瞪了他一眼,却见源博雅竟然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像只被主人嫌弃了的大型犬。他扑哧一声轻笑起来,摇摇头无奈地接过碗,道:“纵容你一次。”


源博雅傻笑着,看自家恋人轻轻舀起一勺粥,递到自己嘴边吹了吹,又用下唇轻触了一下试试温度,这才递到他唇边的模样,心里温暖又感动,一口含住粥,白粥温糯的口感弥漫开来,让他的味蕾渐渐苏醒。


这样的日子放到以前,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要不是刚从梦里醒过来,源博雅都怀疑这样的时光才是做梦。


“我刚刚做了个梦。”源博雅咽下一口粥,笑道,“我梦到你第一次牵我手的那天了。”


晴明闻言手一顿,脸上飞起一抹红霞,低声道:“记性真好,我都忘了。”


源博雅看着自家恋人脸颊两边的红霞,猜到是他嘴硬不肯承认,做教授的,记性不会差到哪去。见他不肯搭话,源博雅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那天是下着大雨啊?我刚上完课,准备回去,这雨就下了,我记得你……”


“吃你的!”晴明将勺子塞进他嘴里,“那么久之前的事,不提也罢。”


“好好好。”源博雅含着勺子笑着,不再开口。


半碗粥下去,源博雅忽而想起他睡前晴明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了句,晴明闻言笑了笑,没答话。


“怎么了?”源博雅撩起恋人的长发,“不能和我说说吗?”


“不是。”晴明摇摇头,“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没什么的。说出来怕是要被你笑话。”


源博雅的手移到他脸颊边,轻柔地抚着他的脸,眉目柔和的笑道:“你在想什么,忧虑什么,都和我说说,我不会笑话你的。”


晴明见他眼神真诚,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博雅不会取笑他,只是真的是他自己思虑太多,不是什么要紧事,既然博雅问了,告诉他也无妨。


晴明想了想,道:“生老病死,人之常理,你难得病一次,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我一直很健康的,不会有下次了。”


晴明摇摇头,道:“趁着现在年轻,少病少灾,可如果老了呢?人迟早是要老的,博雅。如果以后你病了,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源博雅闻言沉默了一下。生老病死这回事他没想过,他只想着眼下的日子,他对晴明的爱有增无减,很有信心接下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都能深爱着他,但如果这样的日子会因为他么两人中某一方的死亡而终结,确实是令人高兴不起来。


他不希望晴明在他之前离开,他希望晴明能健康地活下去,可也不想在晴明之前离开,他不想留他最珍贵的恋人独自一人。这样的心情晴明也是一样。


源博雅想了一下,旋即笑了。他拉起晴明的手,紧紧握住,道:“那我们许个愿吧。”


“什么?”晴明疑惑地看着他,手却下意识地回握住他。


“就算变成又矮又丑的老头子了,我们也要在一起。”源博雅笑道,“所以……愿我的爱人一生无疾无灾,愿我能常伴他身边,愿将来离去之时,我们能一起渡过三涂之河。”


晴明呆住了。他没想到源博雅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小孩子气……却又让人心软。


他轻笑着,低声道:“你几岁啦,说什么傻话呢?”


“五岁啦五岁啦!”源博雅附和着笑,却将晴明的手递到自己唇边轻吻,“晴明,我是真心的。”


“嗯。”晴明低声应道,他当然知道博雅的真心。他垂眸浅笑,身子微微前倾,将一个轻柔如风的吻落在自家恋人的脸上,他道:“愿我们能够一起渡过三涂之河。博雅,我也是真心的。”



晴明将碗筷放入水池中,打开水龙头任凭水声哗啦。他想起源博雅刚刚提到的那件旧事。


真的是很多年之前的事儿了,但令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陈年往事重新想起来,竟然会连一个细节都没有记错。


他们俩在大学时代本就不是一个系的,课程不同。那天上午还是万里无云,下午第二堂课刚刚下课,天说变就变,一点征兆都没有就下起了大雨。晴明没带伞,源博雅也没带,两个人在的教学楼也不同,放到以前源博雅一定会下了课就跑过来找他,但今天这场雨下得突然,就算是源博雅估计也不会冒着大雨跑过来吧?晴明想着,打算等雨势小了再回去。


他就站在教学楼门口看天,身边有人冒着雨跑回去,也有人成双成对地用教科书顶在脑袋上遮雨。他不急,也就不打算这样作践自己的书和衣服。身边的人几乎都走光了,最后就剩他一个。


他倚靠在墙上看书,却听到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抬头看去,竟然看到了一身衣服湿透了的源博雅。


“你……”


“晴明你没淋着雨吧?!”源博雅见了他,急忙问道。


“没有,我打算等雨小了再回去。”晴明合上书,“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没伞,冒着雨跑回去,所以过来找你。”源博雅长舒了一口气,“你没淋着,太好了。”


“你没带伞吗?”晴明问。源博雅摇摇头,夏天的天气变化无常,谁也不能预料到会下雨。


晴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他,让他擦干头发和脸。看他手里还抱着书,便问道:“你从哪个教学楼过来的?”


源博雅接过手帕却不擦脸,只是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手帕,听到晴明问他,便回答道:“七号教学楼。”晴明闻言一愣,道:“七号教学楼不是和公寓楼很近吗,你为什么不先回公寓?”


“啊?”源博雅闻言也是一愣,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他先回公寓找两把伞来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自己怎么就这么笨。


“我……我没细想。”他挠挠头,“我怕你淋着,就赶紧过来了。”


“然后就把自己淋着了?”晴明说罢,噗嗤笑了出来。


见晴明笑了,源博雅也跟着咧嘴笑了——他是觉得晴明笑起来好看才傻笑的。晴明抬眼看了看面前这个大男孩,心里想着,真是个笨蛋啊。


“雨停了。”源博雅看向外面,道,“夏天的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啊!”说罢回过头对晴明伸出手:“走吧?”


晴明一愣,没有将手伸过去。源博雅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急忙有些窘迫地收回手,道:“走……走吧?”


真是个……笨蛋啊。晴明盯着他湿透了的头发,默默想着。他待在原地,源博雅却已经慢慢地往前走了。他踏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一步一步跟上。


然后伸出手,悄悄地,轻轻地牵起了这个大男孩的手。


源博雅真的是个十足十的笨蛋。晴明想。他怎么就喜欢上了这样一个笨蛋呢?


那是他第一次正面接受了源博雅对他的爱,也是他第一次正面对源博雅展现了他的爱。


因为来之不易,所以倍加珍惜。


晴明垂眸笑着,像是回想起了那时对他羞涩却温暖的笑着的大男孩。仿佛他一笑,那些乌云阴雨都跟着消散了似的,时隔多年也未曾落上尘埃。





 @A$hley   @粒突箱鲀0w0 更的太晚了,一个偷懒的阿音x


愿大家都能找到一个能携手共度的人,然后像晴明和博雅一样相爱一生w


顺便悄悄说一声《枕草子》预售已经开始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羞到爆炸


最近有点忙,下下周把事情处理完会清闲点儿,到时候爆手速爆肝来更新,我自己都快憋不住了……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