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的相声仙女三池艾艾|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兼任财木琢磨圈外女友

#博晴#同居三十题(六)

每次都觉得此处应有车。你们俩写的时候有没有憋的很辛苦x哈哈哈哈

粒突箱鲀0w0:

*大扫除


*


因为科研立项匿了几天,我来迟了!…笔力也急需复健orz。




晴明穿着睡衣站在书房里。“博雅,你见过我去年订的那套期刊吗?”


“找那个干吗?”博雅的声音和着水声从浴室里传来。


“有篇文章的观点可以佐证我现在牵头的一个科研项目,”晴明随手翻了翻一边书架上的几本大部头,摸到一封面的灰之后皱着眉捻了捻手指,“天哪好多灰。”


“怎么有灰,我们不是天天搞卫生吗。”博雅腰间围着浴巾,手里拿着毛巾揉着头发走进来,对着晴明手里的书吹了口气,结果两人被灰尘呛得连连咳嗽。


“晴明!对不起!”博雅咳嗽着赶紧拿手里的毛巾擦着晴明的脸,“明天我帮你找书,然后是时候大扫除了。每天只是擦擦地,擦擦桌子,这里根本没管过。”


晴明抬手揉了揉博雅还乱糟糟的头发,推着博雅走出了书房:“那就这么定了,赶紧去洗把脸,都是灰。我先回屋了。”


博雅连忙又用清水撩了两把脸,擦干了头发躺到晴明身边,一把把晴明抱在怀里。晴明赶紧伸手点了点博雅额头:“我可警告你不许胡闹啊,不然明天你一个人大扫除。”


博雅蹭了蹭晴明脸颊:“抱着你我才睡得好,明天我就多干点。”


晴明无奈地笑着吻了吻博雅双唇:“睡吧,晚安吻给你了。”得到的是博雅更用力的拥抱。


 


第二天博雅确实一大早就跳起来了,把还有些迷糊的晴明连哄带抱地拖出了被窝:“别忘了今天大扫除啊。”


晴明笑着,嘴里咬着皮筋正把长发束在脑后:“怎么能忘了呢,昨晚上说好的。”话音未落,博雅一个箭步冲到晴明身后,接过晴明手中的长发:“我来,你先吃饭。”


晴明便放下手臂,低头吃早餐,感到博雅的手指在自己发丝之间穿过,左手外侧顺着后脑滑下,将发根梳顺,动作分外温柔,不由得咬着勺子笑了出声:“我给我自己梳头发都没这么小心过。”


“能一样吗。”博雅嘴里咬着梳子有点含糊地回答。


 


饭后晴明在厨房洗碗,博雅便在书房将晴明那些厚厚的书本一点点搬下书架,嘱咐晴明一会拿上抹布来帮他。晴明走进卫生间拿了块新抹布,浸湿后拧干,抬头看了一样镜子里梳着马尾的自己,突然笑出了声。


“想什么呢,笑成这样。”博雅回头看着晴明拿着抹布笑着走到自己身后,问道。


“你看你给我梳的这个马尾,不觉得很幼稚吗。”晴明蹲下身子拿起一本书,正准备用湿布去擦上面的土,被博雅一把拿了过来:“书别用湿布擦啊,你先擦擦书架,这边我来收拾。”说着拿起手边的掸子,盘腿坐在地上,把那些灰尘一点点擦下去。


晴明皱着眉看着空气中漂浮的灰尘:“这么大灰,也不挡一挡。”


博雅放下书,抬手脱了上衣,打了个结系在脑后,转头眯着眼笑了:“遵命,安倍教授。”


晴明看着博雅肌肉分明的上半身,抿着嘴戳了戳博雅的胸口:“在家里就可以耍流氓了?”


博雅捉住晴明的手指,送到唇边,隔着衣服轻轻一吻:“你又不是没见过,”突然站起身凑到晴明耳边,用气声轻轻道,“而且还见过更多的。”


晴明红了脸颊,脸上却露出一丝微笑:“是啊,你不也是。”转身绕过博雅走向洗手间去洗抹布,看到博雅似乎耳朵也发烧了。


 


总算打扫完了书房,博雅将绑在脸上的T恤解下来,搭在肩膀上,顺手接过来晴明手中的抹布:“我去擦玻璃,你来擦柜子之类的吧。”晴明去餐厅搬来了椅子,站到窗边:“那我先扶着,等你上去。”


博雅笑着应了一声,踩上椅子擦玻璃。晴明仰头看着博雅,阳光照进屋里,在博雅周身留下灿烂的轮廓,背着光看去如同神明雕像一般精致而有力。


晴明坐下来,看着博雅恍惚着出神。博雅总说,能遇到晴明,是他最幸福的事情。无论是在学生时代,还是毕业后短暂的分离,抑或此刻两人共枕而眠,博雅从不吝惜自己的感情。他就像火苗,像他赤红的双眸一样,点燃了晴明的生命,让两人燃烧在一起。


晴明的心中突然增添了无尽的勇气。能遇到博雅,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呢,他想。




@音玉沧🍰 


My音大宝贝!我终于回来了orz(抱)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