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的相声仙女三池艾艾|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兼任财木琢磨圈外女友

[博晴] 繁·正月十八(情人节小甜饼)

诸君你们好我被甜死了。

音玉沧🍰:




源博雅素有雅乐风流之称,若要数起来,竹笛琵琶筚篥筝都不在话下。尤其是他的笛,演奏得极其美妙,听过的人都对此赞不绝口,也曾有不少贵家千金因其雅乐倾心于源博雅,可源博雅向来不懂男女情爱,就算有大胆的小姐向他示好,他也无动于衷。


对他而言,这些不过是偶得闲暇消遣的事物。要他自己说,精通算不上,也就是奏着取乐了。奏得好不好他不好说,谁知道那些公卿大臣和贵家千金的话里有多少阿谀奉承的成分?


倒是偶有一次他在晴明的庭院里摆弄自己的竹笛叶二,被晴明看见后请他演奏一曲,晴明的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要演奏自然要奏出最好。晴明就坐在树下静静地听,源博雅闭着眼睛静心演奏,但还是会时不时睁开一条缝去观察身边的晴明。


见他微微笑着,源博雅也会不禁带动自己的唇角,奈何是在演奏中,笑意看得不那么明显就是了。一曲终了,晴明白皙纤长的手指摩挲着茶盏,浅浅笑道:“博雅的笛声,果真什么时候听都会觉得甚是美妙啊。”


一样是褒美,晴明的夸奖听在耳朵里竟然会这么可爱。源博雅咧嘴笑得像个小孩子,红艳如霞的眼睛中似乎都闪烁着喜悦的光。晴明见状嗤笑说你又不是第一次被人夸,怎么以前都没见你这么高兴?源博雅闻言摇摇头。


“别人夸和你夸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晴明。”


“能有何不同?”


源博雅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对象不同吧,“谁让你是晴明呢?”


毫无防备的一句话,话音未落晴明便红了脸,不过那红晕转瞬即逝,最后留红的也就只有耳根了。他本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源博雅直截了当的性子,没想到这样直白的话他也能说出口。或许源博雅本人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只是像平时那样随口就说出来了吧。


这话意味着,晴明在他心中地位很高。光是这样想,晴明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源博雅说这话时确实没经大脑,话说完见晴明半天没反应,回头一看就发现了晴明耳根处的红。“原来喝茶也会醉的吗?晴明。”他打趣道。


“什么?”


源博雅伸出手捏揉了一下晴明的耳垂,笑道:“耳朵,红了呢。”


耳垂被源博雅轻揉地把玩揉捏,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晴明忙挥手拍掉源博雅的手,转身背对着他,道:“你若是能在和贵族千金谈情说爱时这样做,也就不难俘获芳心了。对着我做这样的事,未免浪费了些。”


源博雅听罢眉头紧皱,道:“这是什么话……我不擅长与那些小姐打交道,你是知道的。与其和她们来往,我倒想一直待在你这儿。”


晴明闻言嗤笑道:“和我这样硬梆梆的男人待在一起,可没什么乐趣可言啊?”


源博雅伸出手,牵起晴明垂在身后的白发,捧在手中摩挲。偶有樱花瓣落在他发上,点缀得白发洁净美好。源博雅开口道:“在你这里,我会很安心。”


晴明笑着摇头起身。他牵起源博雅的手将他拉起来,道:“你这话,对我说也还是浪费了。来,我让式神备了好酒,进屋吧。”说罢便准备松开手进屋。


源博雅刚刚还在发愣,想着晴明难得主动牵他的手,下一秒感受到手上的劲儿有松动,便下意识地握住晴明的手,不肯松开。


晴明被他一拽,便收回脚步,回首笑问:“怎么了?”


恰巧风起风落,带动满院樱花。源博雅觉得鼻息间似乎沾染上了清香,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樱花的芬芳还是晴明身上的气息,但他觉得很熟悉,令人安心。于是鬼使神差地,他上前两步,俯身亲吻晴明的额头。


这样一个轻柔的吻太过突然,让晴明都为之一愣,回过神来时发现源博雅的手已经攀上了他的腰,他整个人都被源博雅拥进了怀中。


“博雅?”晴明的声音轻轻的,带着些颤音。源博雅这样抱着他,晴明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已经红透了,否则两颊怎么会这么烫?


源博雅嗅着晴明脖颈发间的香息,像是想努力将晴明的气息刻在自己心底。鼻尖和唇不经意间划过晴明白皙的脖颈,感受到自己脖颈处微丝有些痒,晴明推了推搂着自己的源博雅。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源博雅在晴明耳边低声开口。他的声音本就好听,压低了些就更加诱惑富有磁性,温热的气息扑在晴明的耳边,让他微微一颤。


“嗯,都是真的。”晴明应着,“博雅,快放开我……”


“这样的话,说给你听才不算浪费。”源博雅本就比晴明要高出半头,面对面相拥,源博雅将下巴抵在晴明肩窝处,后背微弓,话语间似乎还带着点委屈,活脱脱像个大型的宠物。晴明低声笑着,伸出双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源博雅感受到背部轻柔的触感,浅浅叹了口气道:“我也只会说给你听的。”


晴明闻言,动作忽然顿住了。


“那样的话,这样的事,我会说出来做出来,都是因为对象是你。”源博雅继续说,“因为是晴明。”


“博雅……”


“所以!”源博雅说着握住晴明的双肩,将他拉开一小段距离,直视晴明青蓝色的眼睛,认真道,“不要再说浪不浪费这样的话了。对我来说,晴明很值得。”


晴明先是一愣,紧接着便轻声笑了出来。“你可真是个好汉子啊,博雅。”他说,“好,我答应你。”


源博雅见晴明笑了,便也染上了一抹笑意。心想晴明果真生得好看,笑起来尤甚。趁晴明不注意,俯身啄了一下他的唇角,有些得意地品尝晴明渐渐红了起来的耳朵。


晴明向来是这样,无论发生了什么,脸上都是平静无澜的,但身体很诚实,只要仔细观察就一定能找到他可爱的反应。源博雅笑道:“不是说要进屋喝酒的吗?”


晴明瞪了他一眼,猛地收回自己的手,转身进屋。“不醉不休!”


说到做到,晴明也记不清他们俩喝掉了几壶酒,清晨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客室,而是在自己的寝室解衣而眠。想来应该是源博雅的用心。晴明从榻上起身,随手撩了撩散乱的长发,将白发撩到身后。


刚欲更衣,便发现了自己枕边的物什。晴明一愣,俯身将那物什捡起来,掂在手中,摇头无奈地笑。


这是源博雅一直随身带着的叶二。


“他当这是与我幽会不成?”晴明心想,“竟然还留了件东西在我这里。”


莹润如玉的手指轻轻抚着手中的叶二,晴明眼角唇边的笑意渐浓。晴明知道源博雅无时无刻不带着叶二,这叶二是他最珍爱的乐器,如今竟会出现在他的枕边……不过,谁知道源博雅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今日不知博雅何时会来,待他来了,定要好好笑话他一番。如是想着,晴明望向屋外的樱花树,仿佛透过那一树樱花看见了源博雅含笑的眼睛。


春风乍起,院内一地落花。





摸鱼。好久没更新我的lof了,正好情人节快乐摸个鱼……


今天正月十八,我想不到起什么名字了,就叫这个吧。繁是指繁琐细碎的日常,下次再遇到什么节日就用这个做大标题了[←懒死了


博晴真好,我爱博晴,就算我还是个单身音只要看着博晴谈恋爱就心满意足了[瘫


再次祝各位情人节快乐,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