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相声仙女三池艾艾|刀剑乱舞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fgo迦周|立志成为迦周厨的财木琢磨圈外女友是也

[博晴] 枕 草 子(日常向,温馨甜食)

早已知晓要完结。但看完之后心中却无惆怅。大概这就是终极的满足罢。也就是……从此以后再无源氏博雅了吧。(笑)

音玉沧🍰:

枕草子二十·不如归去


❤前排预警,这篇正文完结。




源博雅记得晴明曾说,若此生清赋,愿独居山林,闲云野鹤。他想晴明口中的山林定是当初他们一同去过的岚山,那里山清水秀,确为人间宝地,若是能远离世俗,岚山确是个好去处。


“一二杯盏,时而有酒,或而有茶,院中若有樱花枫竹更妙。”说这话时晴明正捧着一盏茶坐在樱花树下垂眸浅笑,有飞扬的花瓣停留在他的发上。“若是有博雅相陪,那便更好了。”


他几乎能想象小院内研茶浅笑的晴明是有多美。冬有雪夏有萤,春有花秋有霜,四时生息,都不如那个在小院中微微笑着的人好看。


源博雅想,若是为了他,放下身上一切枷锁又有何妨。就算他遭世人诽谤,受公卿冷眼,他也想牵着晴明的手,走下去。


源博雅向来耿直一心,决定做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回头。他偶尔会和晴明说起两人共赴岚山的事情,每当晴明将心中所想告诉他时,他都会在心中描摹那样的画面,静谧的,柔和的画面,即使只是想象,也会觉得现世安稳。


“在院中也备上一张这样的小案如何?习字磨墨都很是方便。”


“好。”


“若是住在山上,就不能随时在街市里买到好酒了,不如也带一些埋起来,等花开或落雪时,取出来品尝,可好?”


“好。”


“以前你说你一身的力气,可以做农耕,咱们不妨也耕种自己的地,自给自足着。你若不嫌弃我的手艺,我便日日给你做料理。”


“甚好。”源博雅抱紧怀中数得津津有味的爱人,在他背后浅浅地笑。


源博雅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这样心境随和的一天。往日里的骄傲与锐气都在这里磨平,不再那般锋芒毕露,他将光芒内敛,将所有的包容和关怀都给了这个人。或许正是拜晴明所赐,晴明本就是个随和温润的人,与他相处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会温柔地打磨像源博雅这样尖锐的每一个人,但自从源博雅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便将所有的柔情和莹润都留给了源博雅。


这漫长的旅途,接下来将会是一辈子。



清晨整理好着装,源博雅难得沉静地独自坐在案前思考。他想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穿束带了,只要今天所有的一切都结束掉,他便可以和他唯一放在心里的那个人坐看水穷云起,共享人间清净。


他这样的举动也许会触怒龙颜吧。源博雅想着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起身出门,上了马车,一路直奔宫城而去。其间路过晴明家,他稍作停顿,却没有进门,且望着那一树樱花出神,良久才含笑远去,此时已满心都是晴明淡雅的笑意了。


源博雅穿过一道道宫门,终于缓缓跪在了天皇面前。他本就是天皇外戚,待遇地位极高,天皇也甚为重视他,视他为国之栋梁,百官典范。今日源博雅前来,天皇自然先是与他寒暄闲聊。四下无人,天皇说且不必拘束,若有心事直说无妨。


源博雅笑笑,道:“不算心事,陛下可愿听听臣的心愿?”


“卿尽管说。”


“臣无所求,只求脱去身上枷锁,与妻共赴清闲。”


“卿在京中无所不有,又是风流雅韵,何来枷锁一说?”


“这一身荣华,便是臣的枷锁。”


天皇闻言稍加思索,道:“卿之所言,是想让孤收去卿的枷锁?”


源博雅匍匐下身,将头深深埋下去,不再回答。


“孤见过言语隐晦求官职荣华的,尚未见过卿这般直言求剥职收荣的。博雅,你又是为何?”天皇叹道。


源博雅缓缓抬起头,目光中满是柔和与情深。天皇也不曾见过源博雅这样的神情,源博雅小时便是张扬外露的性子,骄傲而闪耀着,仿佛京中的一颗明星。他看着这孩子长大成人,才艺出群,为人之首,原先少年时的锐气逐渐转化为狂气,却不曾想原来那个锋芒毕露的源博雅也会有陷入温柔乡的一天,并会被打磨成这样莹润柔和的美玉。


“人生苦短,臣不愿在这尘埃之中摸爬滚打,只愿与爱妻执手白头。”


源博雅回到自己府上时,已是傍晚了。青行灯坐在院子里数着她陈藏的故事,漫不经心地问道:“如何?”


源博雅坐在缘侧上道:“一切都好。”


青行灯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讶然道:“天皇竟然同意了?究竟怎么说?”


源博雅沉吟了一会儿,回答道:“陛下只是首肯了,并未多说。”说罢抬眼看了一下青行灯,果然她对此投以怀疑的目光,不过也不多过问,只是轻哼一声继续低头数她的故事去了。


“卿自幼便没有对什么东西执着过,如今能找到想要执着不放的事物,着实令孤欣慰。如卿所言,人生苦短,愿放得下权贵名利选一人携手白头,卿难得情深。若非看卿这般,孤本还想斥责卿,那年清凉殿上传出的流言本就对卿有所影响,卿却依旧对晴明卿深情至此,是不易。卿若觉得这一身荣华是枷锁,孤便许卿自由身。顾虑京中形势复杂,爵位不可随意收回,卿可将爵位袭给同辈次子。剩下的,卿且自己考虑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源博雅不可能不懂。他本就是想要一个自由,如今拿到了,便已是意外之喜。


他不敢思虑太多,唯恐这只是一场梦,可扑打在脸上的风是真实的,抬头看向落霞之后的夕阳是刺眼的,都是真的。


源博雅望向青行灯,沉吟片刻开口道:“我今日去见了天皇陛下的事,你便不要告诉晴明了。”


青行灯挑眉道:“你二人一向推心置腹,坦诚相待,你不愿和晴明大人说吗?”


源博雅想起晴明那双青蓝沉静的眼睛,还有他嘴角微微上扬的笑意,目光不禁变得柔和了起来。“若他知道了,想必是要气我了。既然一切都好,便不告诉他了,就当是我瞒着他的唯一一个秘密吧。他只要考虑如何幸福就好。”


青行灯闻言但笑不语,将这些话收在她的陈藏之中。



岚山四时佳景,晴明最喜冬天。若一夜落白,雪满枝头,清晨推开门看见的便是满院洁白。椿在雪中鲜艳不亚于梅,这一抹红倒是能让人想到春天的落樱缤纷。有人说空枝白雪未免太静太冷清了些,晴明倒不这么认为。


若此时煮一壶茶,捧在手中,倒是极好。这院中的一景一物,都是极为静美的。


在岚山住了两年,倒也习惯了不少。不如说,他本就随遇而安,没什么不能习惯的,非要说习惯什么,那大约就是要习惯曾经不是每个清晨都会在他枕边的他的爱人了。


两年前源博雅说要和他两个人远离尘世来这岚山居住时,他心下是欢喜,却还是问他京中无妨否。源博雅笑答:“我本闲赋散人,才不想管京中乱事。”


他本以为来了岚山,还需要他们自己动手建屋子,谁知源博雅一路引他到了一座小屋前,牵着他的手笑说此后这里便是家。


“你何时做的?”晴明抚着小屋前摆着的小案,笑问。


“自你说起我便命人建好了。”源博雅上前将自家爱人搂进怀中,低声道,“屋后那棵树是樱花树,不过不像你的樱花树那般常年不败,倒是有些可惜。”


晴明摇摇头道:“万物生息自有其规律,这样也好。”


“这里住着也许没有京都住着舒服。”


“没关系。博雅,有你就好。”


如何都好,只要有你就好。晴明在心中默念着,回身拥抱住源博雅。


这座屋院周围用竹栅栏围了一圈,院门是简单的柴扉,确实就是寻常人家的屋院,没有京都宅邸那般气派,却住着十分舒心。


晴明披着绒斗篷,散着长发静坐在院内,且笑且抿手中的热茶。一杯茶尚未抿完,便飘起细雪,晴明抬头望了望天色,觉得这雪也不会下得太大,便继续坐在院中,拥雪观花,再续热茶。


忽闻门外笃笃叩门声,晴明捧着茶正准备起身,却听门外来者道:“归否?”


晴明一愣,嗤笑出声,便坐了回去,也不去开门,只慵懒应答:“未归家。”


源博雅在门外亦笑,推门进院,便见自家爱人缓缓起身向他走来,拂去他发上的细雪,将一杯热茶捧给他,温热的手心抚上他冰凉的脸颊,轻轻摩挲,像是在给他取暖。


源博雅一手握着茶盏,一手拉过晴明的手,引到唇边轻吻,笑问:“未归家?”


晴明闻言垂眸且笑,答道:“归矣。”


岚山细雪尚未止,且有人携手归家。




全文完



写到这里,枕草子就是8w字了。非常感谢一路相伴相随的各位!


这大概是我填的最认真的一个坑了,之前说应该会10w字完结,现在才8w,剩下2w我大概会写番外_(:з」∠)_想起来就写写


虽说枕草子正文完结了,但我心中的博晴还远远没有结束呢,接下来的坑也请各位多多关照啦~


至于之前说的出本,正文所有内容都会收录在本中,番外会先印在本里,等本子完售半个月后我会放在lof上的w


接下来我会把心思放在一心不二用上,那边博晴夫夫进展得如何还请各位持续关注哦x


关于这个结局,嗯,其实我一直私心想让博晴归隐山林闲云野鹤的,真的就希望他们俩好好的,算是我的愿望吧qwq我就是希望他俩好好的。平安时代太久远了,也没多少历史记载过博雅和晴明最终的归宿,我……我就想想……就算是想……我也希望他俩一直好好的xxxx


归家否?归矣归矣。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