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相声仙女三池艾艾|刀剑乱舞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fgo迦周|立志成为迦周厨的财木琢磨圈外女友是也

[博晴] 枕 草 子(日常向,温馨甜食)

枕草子行将完结……讲真,我不喜欢那种将一本书从头看到尾的感觉,因为我知道结局总在前方,我喜爱这个故事,自然希望看到一个我喜欢的结局;同时,我也不希望看到结局,同样是因为喜欢这个故事。这种矛盾的心情让我有点郁郁寡欢。

音玉沧🍰:

枕草子十九·风雨同舟




晴明偶尔会觉得,自己也许就像那株樱花树一样,长年盛开,不知归期。过去他不曾想过永生之事,自小就知道自己并非凡俗人类,寿命也与人类不能相衡量,见过的妖物百鬼往往都是百千来岁,久而久之便对寿命的概念愈发模糊。


他曾问过八百比丘尼,永生为何,何为永生。他自己心中是有一份答案的,只不过这份答案沉积已久,他想听听别人的。


八百比丘尼道:“于我,永生即绝望孤独。可要说是为了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


永生即绝望孤独,晴明心中是清楚的。所以他结交的亲朋甚少,他怕终究有一天,那些至交会寿终正寝,离他远去,独他一人。所以晴明向来喜静,更愿与妖怪百鬼打交道。


要说世人追逐长生不老,无非是为了守住名利权势之类,而他对那些东西毫无执念,或者说,他本就对这世间甚少执念,若要真的说起来,或许他先前守护平安京的念头也不过是压给自己的使命和责任,现如今这份使命完成了,他更无牵挂。若是无法死去,不如归隐山林。闲云野鹤也罢,粗茶淡饭也好,终归是要过的。


这样的想法是有过的。不过也只是有过。


稻荷神曾问他,长生不好吗?晴明想,对人而言长生并非坏事,不如说,求之不得。况且他本就对此无所求,本也无所谓,但他想起了源博雅,想起了那个愿意牵起他的手的源博雅。


所以他说,我生他生,他亡我亡。


一目连听闻晴明的话,则是笑说,早知您是非同凡响之人,不曾想您会这般与众不同。


“此话怎讲?”


“曾经向我祈求平安长寿的人类不胜枚举,您却想着何时归去,当真不同。”


晴明沉默着,莹润的手指抚弄着杯沿,道:“我不能使博雅也如我一般,只好我与他一般。”


一目连望着那一树樱花,问道:“您有办法?”


“尝试罢了,并没有十足十的把握。”


“即使如此也要试吗?”


晴明颔首。“风雨同舟。”



青行灯生来爱听故事,也爱收集故事,起初她追随在源博雅身边,也不过是为了故事。人类的一生短暂而奇妙,越是不普通的人越是可以谱写出动听的故事,源博雅便是。青行灯初见源博雅时,他还是个懵懂不知事的少年人,却有着非同寻常的灵力和本事。她想,这个人类很有意思,或许纵观他的一生,可以从中亲眼见证许多故事。


生老病死,爱恨别离,这是人类——几乎每个人类都要走过的桥段和路途,或许源博雅也不会例外。可青行灯不这样想,她知道源博雅是自幼不凡的,就连选择的道路都与常人不同,更不必说爱恨情仇。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源博雅最终愿意携手白头的那个人,会是安倍晴明,那个冷冰冰的,看起来毫无生趣的男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断袖龙阳她也并非没见过,只是源博雅选的人选未免令她吃惊了些。


安倍晴明不是人类,她自第一眼见到那个人便能感知到他身上的气息,也敢如此判定,只不过对源博雅闭口不提,她也想看看那个安倍晴明是否会对源博雅坦白。结果也没让她失望。


“你既知道他非人类,与人不能同寿,你二人本就不该一同携手,尚不后悔?”青行灯问过源博雅这样的问题。她见过太多人妖殊途的别离,毕竟她活了几百年,这几百年里听过的故事,几乎没有一个是好的结局。


源博雅挠挠头,皱着眉想了半天才回答道:“我知道,也不后悔。”


“我不管晴明是人是妖,我只是心悦他,心悦安倍晴明,想和他一辈子都在一起罢了。”


“这终归是一条险路,你且看看桃的好友樱便知道了。”青行灯道。


源博雅望向自家庭外。他的庭院里没有晴明的庭院那样玲珑秀气,也没有常年不败的樱花树,偌大却空旷,看久了他自己都喜欢不起来。


“没什么险路能阻挡得了我源博雅的。”他笑道。


“寿命不同,你若老去,他也还是如今这般模样。”


“晴明挺好看的,一直这样也挺好。”


“既不能同生也不能共死。你离开人世,他尚且活着,两道殊途。”


源博雅想了想,觉得自己怎么也不能像晴明那样活他个百十来年,于是道:“那我只能努力多活几年了,如今的时间便更为宝贵了。”


青行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她一怔,接着便嗤笑出声。她道:“你当如何?”


源博雅走出内室,抬眼望着天边微垂的云霞,笑道:“与他风雨同舟。”



晴明闭门谢客了一个多月,连源博雅都不肯见,这次是真病了。要不是前些日子一目连拦住拦着源博雅,恐怕源博雅早已经破门而入了。


“为什么不让我进?”源博雅压着怒火和疑惑被一目连挡在门外,没好气地问。


一目连叹了口气道:“晴明大人亲口说了让您近来不要登门,至于理由,还请等晴明大人病好了后您亲自去问吧。”


源博雅一头雾水,但也闯不进去。一目连和晴明共同布下的守护结界太过强大,凭他一己之力根本无法随意进出。不过既然晴明这么说了,他便耐心等待就是。


“待他病好了,我会亲自问他的。你且告诉他我每日都来过就是。”


“您放心。”


源博雅说到做到,之后的一个月里一天都没落下,日日前来拜访,可都被一目连拦在门外,直到前几日晴明才开门见客,他也才得以见到自家爱人。


“怎么突然就病了?平日里不都好好的吗?”源博雅见到晴明就把他拉进自己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弥补这些天没能见到他的遗憾和不满。


“近来天气忽冷忽热,减衣时一不注意便着了凉。”晴明拍了拍源博雅的背,像是在安抚他,“无妨的,就是怕把晦气也带给你,才把你拦在门外的。”


“这叫什么话。”源博雅叹了口气,将自己爱人抱得更紧了些,手指撩弄着晴明披散下来的长发。


进屋看见晴明时就觉得他消瘦了些,抱在怀里更能感觉到这一点。源博雅盘腿坐下,有些心疼地将晴明抱坐在自己腿上,亲吻着他的额角。


“我真没事。”晴明靠在源博雅怀里,任他撩拨自己的头发和手指,不怒反笑。“一个多月未曾出门,博雅来和我讲讲京都都发生了些什么有趣的事吧?”


源博雅颔首答应,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细数给晴明听。都是些寻常小事,晴明却边听边笑,时不时打断源博雅问些问题。两人倒是聊得不亦乐乎。


“说起来,前些日子我夜巡时,倒是发现罗城门处的妖怪少了很多,有那么几天甚至一只都没有。”


“是吗。”晴明沉吟了一会儿,“这可真是件好事。”


“是啊。”源博雅颔首,“但是好奇怪啊,为什么会突然就清净了呢。”


“无论如何,这算是省了你一桩心事了。”晴明拍了拍源博雅的手,笑道。


源博雅也不像深究,省了他的事也是好,倒是他现在只想想着他怀里多日不见的爱人,让他清香的气息充满他的鼻息。


晴明也深深嗅着源博雅身上那他熟悉的气息,缓缓闭上眼睛。



一目连站在罗城门下,望着头顶一轮上弦月,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对这座门做了什么?”


一目连回过头,望向身后倚着青灯的青行灯。


“您指什么?”


“从那天晚上你带着什么东西过来后这里就变得清净了许多,你对罗城门做了什么吧?”


一目连笑笑。“您真是很敏锐。”


青行灯只是盯着他,不回答。


“既然您都知道是我做的了,应该也能感受到我究竟带了什么过来的吧?”一目连垂眸浅笑。


青行灯皱了皱眉,道:“若妾身猜想的不错,是晴明大人吗。”


一目连颔首。“是晴明大人炼出来自己的妖魄宝珠镇住了这座门。”


青行灯耸了耸肩,道:“妾身不能理解人类的所作所为,更不能理解那位大人的所作所为。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放弃自己的妖魄选择做一个寿命有限的普通人,真是令人费解。”


“那位大人做事一向有自己的道理。”一目连抱臂而立,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夜风,“活得长久未必是好事。”


青行灯摇了摇头,表示还是不能理解。一目连道您若不能理解也无妨,倒是晴明大人了了自己的一桩心事,此事您知晓即可,莫要告诉源博雅大人。


“为何?此二人一向坦诚相待,晴明大人不曾坦言吗?”青行灯问。


一目连浅笑摇头。


让他把妖魄宝珠带来之前,一目连也问过这样的问题。晴明在沉默之后给他的回答是,这大概会是他向源博雅隐瞒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唯一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他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直到生命的尽头。


晴明说着望向庭院内的樱花,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心暖的事,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有些事,且让它随风沉淀便是了。”





深夜一更_(:з」∠)_


这次碎碎念少点。感谢各位小天使,700粉达成啦~


嗯……关于这一篇,有些东西是私设,私设,私设!我一直都希望这对夫夫风雨同舟,但也不太好想晴明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和博雅共度此生,于是就脑洞了这样的一篇xxx


最近想了想,感觉是时候该给枕草子写写结局了,都到了我预定完结的地方了呢


上次的回复,看到大家的志愿购入我真的超——开心!谢谢各位的支持;w ; 


我会开始筹划印本的,还请各位敬请期待!


那么,我们下一篇小甜饼见~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