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ley

立派相声仙女三池艾艾|刀剑乱舞烛压切 典兜 俱利青|fgo迦周|立志成为迦周厨的财木琢磨圈外女友是也

[博晴] 枕 草 子(日常向,温馨甜食)

阿儡这个首杀王!!!(气得捶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嘛其实曾经构想过这个情节,不过不是稻荷神而是晴明的妈咪葛叶。(有种被戳中自己想法的感觉)

音玉沧_日常咸鱼音:

枕草子十五·镜花水月




晴明听见耳边萧瑟的风声。那不是他所熟悉的丰盛。在他印象里,京都的风应该是更为柔和的,不会像这样尖锐而猛烈。


他睁开眼睛,看见的却不是自己最为熟悉的光景。


“这是……”晴明本是轻声自问,却在出声的那一瞬间被自己惊到,这尖细柔软的声音,不是他的。


“哎呀,您醒了呀。”


晴明顺着声音转头看去,说话的是一只毛茸茸的狐狸。晴明皱眉,看向周围。


看构造,这里应该是某处神社殿内。晴明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来过神社,他扭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有痛感,告诉他他没有做梦。


“这里是伏见稻荷神社,晴明大人。”狐狸说。


稻荷神……晴明抿了抿唇,心中略摸清了头绪。虽然不知道稻荷神出于何种居心把他弄来这里还让他变成了女性,但毕竟是那位大人,应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这么想着,晴明开始打量起自己。身上繁重的十二单和那日她见过的稻荷神所穿的不是同一件,外衫以浅蓝打底,绣着白鹤红樱,金丝银线针针细密,十二单的布料也是名贵的绸缎,摸上去极其顺滑柔软。她抬手抚上自己的头发,原本只是及腰的白发如今竟长到地面上。她有些不习惯地动了动,身边的狐狸走过来蹲坐在她身边,说道:“您感到不舒适吗?”


晴明叹了口气,道:“稻荷神大人这是闹的哪出?”


狐狸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那位大人一向随心所欲,就算在下在大人身边服侍多年,也不太能摸清楚大人的脾性。不过,既然是那位大人,做事一定有其道理,所以晴明大人还请放心。”


说着狐狸起身引晴明进内殿。晴明步履艰难地跟在狐狸身后,心想着十二单果然繁琐沉重,连走起路来都不如他穿着狩衣来得轻巧。



稻荷神悠悠然地坐在晴明庭院内的樱花树下,手中的蝠扇时不时摇一下。他在等源氏那个小子来。今天一早趁着晴明尚未苏醒,对他做了点恶作剧,把他扔在了伏见稻荷神社,现在估计已经醒了吧。稻荷神心里想着,觉得他作为神明真是太方便了。


“晴明!”


稻荷神回过头,勾起唇角。“博雅,你来了。”


源博雅一愣,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晴明很少这样笑……这样,看上去十分魅惑地笑。当然,床笫间的魅笑不能算在平日的笑容里。若不是晴明面容清秀独一无二,他真要认为眼前这人不是晴明了。


“来。”稻荷神向他伸出手,邀源博雅过去他身边。源博雅难得见这样主动的晴明,连忙过去坐在他身边,顺便把给晴明带来的团子递到他手上。


稻荷神拆开荷叶包见内容物是团子,挑了挑眉道:“我更喜欢稻荷寿司。”


“那我去给你做!”


稻荷神将手中的团子放在小案上,望着源博雅离开的背影浅浅一笑。


他一直在想,人类的感情真的是一种很复杂的事物,他身为神明看过无数悲欢离合,什么憎怨会爱别离,在他看来都不过是一场闹剧。他以为人类之间也不过只有这样的闹剧了,直到那个阴阳师出现在伏见稻荷神社。初次见那个静若止水的阴阳师时他不过是个十多岁未成年的少年人,面容清秀姣好,但却不苟言笑,稻荷神第一次见到这样与众不同的少年,不光光是因为他超凡的阴阳术。


于是稻荷神开始对这个少年多加关注,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前进。就算他后来突然性情大变,稻荷神觉得他只要静静看着就好,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他想,这样一个心无杂念一往无前的人,一定不会被所谓人心纠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也会有停下脚步抬起头牵起某个人的手的一天。


那个人就是源博雅。稻荷神不明白,为什么人类总是会在爱恨情仇上放不下自我,而这样的爱与恨放在安倍晴明身上,又会是这样的艰难困苦。稻荷神确实见过很多悲欢离合,但那大多都是男女之间的情债,而安倍晴明不同,他走的路与凡人不同,选择的爱也与世人有别。他不清楚在人类的世界里一个男人选择对另外一个男人剖出真心意味着什么,但单单是男女之间就已经有那么多别离,两个男人之间岂不是会更加困苦辗转?


所以他想一探究竟。


源博雅端着一碟寿司回到樱花树下时,稻荷神已经挪去缘侧坐着了。源博雅跟过去,将那碟寿司放到他手上。稻荷神挑起唇角,拈起一只寿司放到唇边,轻咬了一口。


“还不错。”他说。


源博雅像放了心似的笑了。稻荷神放下手中的小碟,欺身上前。源博雅一愣,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稻荷神一手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握着蝠扇,挑起源博雅的下颚。


“博雅,你是否希望过,我是个女人?”稻荷神问道。


源博雅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沉吟着认真思考。“偶尔吧。”


稻荷神心底轻声呵笑。


“偶尔我也想保护一下你。”源博雅继续说,“我是觉得如果你是女人我就可以用自己的全力去保护你了。不过就算你是男人我也一样可以。”


稻荷神愣了一下。“我不是女人。”


“我知道啊?”源博雅有些奇怪,“这件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啊。”


“我不能为你生育后代,也不能为你的地位添砖加瓦。”稻荷神继续补充。


源博雅皱眉道:“谁要你给我生孩子了?朝中的那些风言风语是不是被你听来了?别听那些有的没的……”


“你都不会觉得……后悔吗?”


源博雅闻言滞了一下,随即拍下自己下颚上的蝠扇,一下子跳起来站到一边,冷声问道:“你是谁。”


稻荷神也是一滞,他没想到源博雅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他苦笑,起身长舒了一口气道:“吾不过是想问问话,汝未免太沉不住气了。”


“晴明在哪里。”


稻荷神叹了口气,道:“汝可真是……晴明的话,被吾安置在伏见稻荷神社了。”


话音未落源博雅就冲出了庭院。稻荷神轻轻一笑,转身便消失在风中。



晴明端坐在殿内剪着花枝,狐狸就伏在她身旁均匀地呼吸,似乎是睡着了。


“您回来了。”晴明头也不抬,只是浅笑着放下手中的花枝,柔柔地顺着身旁狐狸的毛。


稻荷神现如今还是一副晴明的样子,晴明看着眼前的“自己”,竟觉有些好笑。稻荷神见她笑,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几步用手中蝠扇挑起她的下颚,道:“汝就是做了女儿身也甚是好看……不如说,汝本就该是女儿身的。”


“怎么会。”晴明半阖双眼微笑,“我本就是男子。倒是稻荷神大人在捉弄我了。”


“汝就不曾想过,汝若是女儿身,可以省去多少尘世间的麻烦?”稻荷神放开她,问道。


晴明轻弄着面前的花朵,但笑不语。


殿内沉静了好久,晴明才开口道:“那些不可能的事,未曾想过。况且若是女儿身,那也就不是安倍晴明了。”


稻荷神深深叹了一口气,又道:“吾一直在想,汝非人类,寿命自与人类不同,本就不能与那人携手白头,汝当如何?”


晴明垂眸浅笑。


“我生他生,他亡我亡。天命若此,我便以命相抵。”


“长生不好吗?汝又是何苦。”


晴明不答。她将最后一枝花插摆好,抬起头望着殿外随风微动的翠竹,柔和地笑。


“为他受颠倒磨折之苦,也不枉我走过这尘寰孟浪。”



源博雅找到晴明时已有些日暮西陲。他不是在伏见稻荷神社找到晴明的,而是在去往神社的路上。


不过源博雅见到晴明就愣住了。长发白雪,明眸皓齿,目若晨星,唇若丹樱。一身华贵的十二单将她衬得恍若天人,眼角那一抹红更是令人心神荡漾。


源博雅不顾一切直接冲过去将晴明紧紧搂进怀中,呼吸都有些急促。“晴明,总算找到你了……”


“博雅。”她出声唤道。


源博雅只觉得浑身一酥。“我在……”


“让你久等了。”晴明轻轻笑道。


“你……”源博雅松开手,有些语无伦次,面前的人分明是个女子,可从面容上看又分明就是晴明,他有些乱。


晴明见他惊慌失措,嗤笑道:“稻荷神大人的小把戏罢了,莫要惊慌。”


其实在庭院里听到伏见稻荷神社的名字时源博雅就隐约猜到可能是稻荷神大人在作怪了,听晴明这么一说也得以确认。


“怪不得,我就说晴明不会问那些奇怪的问题的。”源博雅点点头。


“稻荷神大人问你什么了?”晴明问道。


源博雅如实一一回答,说到最后叹了口气道:“真是个怪问题,他明知道晴明如果不是男人就不是安倍晴明了。”


晴明垂眸轻笑。


“是啊,真是个怪问题。”


“说起来,你这幅样子……”源博雅打量着晴明,有些为难,“什么时候能恢复?”


“不知道,或许要一两日吧。”晴明摇摇头。


源博雅疑惑道:“稻荷神大人为何不直接解除你身上的咒?”


“那位大人向来做事随心所欲,没有固定的计划。”晴明笑道,“且等等吧,等那位大人高兴了,自然就会放过我的。”


源博雅点点头,牵起晴明的手欲往回走,却被晴明拉住。


“怎么了?”


晴明的耳根微红,她移开目光,低声道:“这衣服……这衣服太重了些,不太好行动。”


源博雅恍然,还未待晴明反应过来,便已经一手握着她纤细的肩膀,一手抄起她的膝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惊得晴明轻呼出声。


“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不好行动吗?我抱着你。”


“你……”晴明一时语塞,但又不敢乱动,生怕自己一动就会摔到地方。


“晴明,你好轻啊。”源博雅皱眉,“以后要多吃饭。”


晴明几乎气结。若是恢复男儿身,看他源博雅还能不能说出这话!



稻荷神坐在鸟居上,将这一切收入眼底。


在他看来这人世不过一场镜花水月。憎怨会,爱别离,说到底不过是随处可见的一场戏,人人难避,避无可避。可若是避得开,岂不是一生无忧?人类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又或许都明白,却掌握不了一颗行走尘世的心。就算是那个看遍阴阳两界的安倍晴明也不例外,这世上一样有一个能让他停留,也愿意为他停留的人。


他在庭院里问的话,以及源博雅的回答,已经让他看到这条路的尽头在何方。这一路坎坷崎岖,跌跌撞撞,但若是那两个人的话……


“狐,为什么人类总是明白路途坎坷,却不肯回头呢?”


狐狸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源博雅和晴明,沉吟了一会儿道:“也许是因为……回头比前行更难吧。”


“是吗。”稻荷神笑笑,“吾倒是觉得,是因为身边有所爱之人的陪伴啊。”


这人世不过一场镜花水月。也罢,若是有人愿意将这镜花水月走下去,也确实不枉在这尘寰之中来过一遭。





这次拖了好久啊……对不起啊各位orzzzzzz


一个拖稿的音,今天又要反思自己了[蹲


这次尝试着写了晴明小姐姐,托阿儡太太的福w


稻荷神大人大概是我笔下除去八百比丘尼最棒的一个助攻了[语重心长


幻想一下一个公主抱晴明的博雅,男友力max


最后来一发群宣w


欢迎各位喜欢博晴的天使来【博晴食堂】!群号:546232366


欢迎加入我们[比心


那小天使们,我们下一篇小甜饼 车见!

评论(1)

热度(247)